厂房展示
厂房展示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厂房展示

泰坦尼克号唯一活下来的日本人一生背负骂名死后真相才被公开

发表时间:2022-10-08 02:55:35 来源:华体会体育app 作者:华体会体育

  多年以后,电影《泰坦尼克号》为我们再现了这艘梦幻巨轮沉没的景象。在逃生的过程中,妇女老幼被优先送上救生船,船长爱德华·约翰·史密斯、银行大亨本杰明·古根海姆、美国梅西百货创始人伊西多·施特劳斯、管弦乐队华莱士·哈特利等显贵人士,都没有选择逃生,而是在船上静候死亡。

  ,是个日本人。细野正文因此成为了泰坦尼克号沉没事故中唯一幸存的日本人,这本应是件幸事,但细野正文却因此背负了一生骂名。因为在他回国后不久,便被其他幸存者举报,说他男扮女装推开人群跳进了救生船,这才苟活下来。

  细野正文也因此被推上风口浪尖,直到去世都备受指责,可以说他的余生都生活在非议与耻辱之中。真相到底如何,细野正文真的如此懦弱,靠男扮女装才活下来的吗?本文就让我们来了解泰坦尼克号沉没事故中唯一幸存的日本人——细野正文的故事。

  1912年4月10日,载着2224名船员和乘客的梦幻巨轮泰坦尼克号,从英国南安普顿出发,驶往大西洋彼岸的美国纽约。泰坦尼克号绰号“永不沉没”,这绝非浪得虚名,因为这艘巨轮的排水量足足有46000吨,这也使它成为了当时世界上体积最庞大的客运轮船。

  泰坦尼克号之所以梦幻,还因为它拥有豪华的内部设施,泰坦尼克号分为三级舱位。三等舱位于整艘轮船的最下层,一般都是普通人,船票也最便宜,条件也比较一般。但泰坦尼克号的二等舱位的条件就要好得多,基本上相当于其他轮船的一等舱了,所以购买泰坦尼克号二等舱票的乘客都算是有钱人了。

  当然,泰坦尼克号最负盛名的莫过于它的一等舱位,一等舱富丽堂皇,宛如宫殿一般,只有最尊贵、最有钱的人才有资格乘坐。因此一等舱里的乘客都是达官显贵,当时全世界最有钱的几个人都在一等舱里面。

  在泰坦尼克号启程之前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因为南安普顿港的煤炭工人当时正在罢工,导致泰坦尼克号的加碳工作受到耽搁。因为泰坦尼克号作为世界最有名的轮船,早已受到万众期待,因此,拥有泰坦尼克号的英国白星航运公司不想再推迟首航了。

  于是公司派人把当时南安普顿港里停泊的所有轮船里的煤炭搜刮得一干二净,这也使得原本要乘坐其他轮船的乘客转移到了泰坦尼克号上。

  1912年4月10日,泰坦尼克号驶离了南安普顿港,开始了它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航行。在那个年代,英国还是世界老大,而美国则是一颗耀眼的新星,这艘梦幻轮船里的乘客,都满怀着对于美国的向往登上了船。

  对于英国人来说,移民美国是迫不得已的决定,因此三等舱的乘客大多都是穷人,他们是为了生存才上的船,而一等舱和二等舱的乘客则更多的是享受,对于他们而言,这次航行本应是一次愉快的旅行。

  ,他也被称为导致泰坦尼克号沉没的罪魁祸首之一。伊斯梅在设计建造泰坦尼克号时就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他为了让轮船的甲板更加开阔,竟然把原先设计的48个救生艇减少为16个。16个救生艇是像泰坦尼克号这样的巨型邮轮所需配备的最少额度了,可以说伊斯梅的这一决定直接导致了在沉没事故中救援的失败。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泰坦尼克号航行在大西洋上时,伊斯梅竟然命令船长将航速提高到23节,这在海况复杂的大西洋上是十分危险的。而伊斯梅这样做的原因居然是为了对航速进行测试,这无疑是在拿全船两千多条人命陪他冒险。

  4月14日晚上,大西洋的海面风平浪静,一点风也没有,让这个夜晚静得有些诡异。泰坦尼克号早已接到了附近船只的通报,提醒他们海面上有许多冰山。船长命令瞭望员仔细观察海面,但当时泰坦尼克号上唯一的一副双筒望远镜静静地躺在柜子里。

  瞭望员也想用望远镜,但无法打开柜子,因为柜子的钥匙在二副手里,可二副根本没有上船!于是瞭望员只能用肉眼观察海况,更离谱的是,这艘巨轮仍然保持着22.3节的航速,这在漆黑一片的大西洋上无疑是一种冒险行为。

  4月14日23:40,担任瞭望员的弗雷德里克·弗利特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块黑影,这个黑影不大,只有两张桌子大小。弗利特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妙,他立刻连敲三下驾驶台的警钟,然后抄起电话大喊:“正前方有座冰山!”接到警报的大副立刻下达了左满舵和全船推进器紧急倒退这两个指令,这两个指令后来在分析事故时被认为是错误的。

  总之,在瞭望员看到冰山,然后大副下令左满舵时,泰坦尼克号这艘46000吨的巨轮,距离冰山只有不到400米远了。泰坦尼克号实在太大了,而且在减速以后船体转向太慢,在大副下令37秒后,泰坦尼克号的右舷便撞上了冰山。

  巨大的撞击使得船头右舷的底部破裂,海水源源不断地涌入,短短十分钟后,也就是23:50分,泰坦尼克号的船头就已经涌入了4000多吨海水。因为泰坦尼克号实在太大了,所以如此剧烈的撞击也只是让这艘巨轮稍稍一颤,底部的乘客感受比较强烈,而一等舱的乘客则几乎没有感觉到震动。

  到了15日0:00,7000吨海水已经灌入了泰坦尼克号,并开始淹没三等舱了,泰坦尼克号沉没只是问题了。

  ,它距离泰坦尼克号只有10到19海里。加州人号上的许多船员都看到了白色求救火箭,但船长却认为并不是求救信号,而加州号试图用莫斯灯语与泰坦尼克号联络,结果莫斯码灯出现了故障,也就不了了之了。

  五分钟后,泰坦尼克号又发出了SOS信号求援,大多数附近船只都收到了信号并向泰坦尼克号驶来,但最近的卡帕西亚号也需要4个小时才能赶到沉没现场。令人遗憾的是,加州人号的电报员竟然关闭了电报机,因此没有收到求救电报。在这一系列的意外中,泰坦尼克号失去了最后的救援机会。

  当时的乘客已经知道情况有多么危险了,但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为了平复乘客的情绪,船上的管弦乐队一直都在演奏,避免乘客慌乱。这些管弦乐队员最终都随着泰坦尼克号沉入了海底。

  0:25分,船长史密斯下令,妇女和儿童先登上救生艇,这个时候其实乘客还没有那么慌乱,因为他们坚信所有人最终都能登艇,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救生艇最多只能搭载1178人!

  十五分钟后,7号救生艇终于被放下,他们也成为了第一批离开泰坦尼克号的乘客。令人无语的是,这艘原本应该搭载65人的救生艇,只坐了十几位乘客,而这十几位乘客也都是来自一等舱的妇女儿童,这实在是救援资源的极大浪费。

  0:55分,随着船体的逐渐倾斜,救援现场开始逐渐失控了。当时船的左舷只允许妇女儿童登艇,而右舷则允许男性在女性都上去后登艇。但不管左舷还是右舷,都有船员持枪把守,只让一等舱和二等舱的妇女儿童登艇,那些三等舱的乘客和工人都没有权利求生,人与人之间的等级差别直到死亡来临时依然束缚着人们!

  那么此时的细野正文在干什么呢?时年42岁的细野正文是日本的运输大臣,当时刚刚结束在欧洲的考察,准备搭乘泰坦尼克号经由美国返回日本。作为日本政府高级官员,细野正文当时购买的是一张二等舱的船票。

  像其他的二等舱和一等舱乘客一样,细野正文在撞击发生时,也没有什么感觉。直到后来逃生行动开始,还在睡觉的细野正文才被其他人的声音吵醒。细野正文当时穿着睡衣,睡眼惺忪地从床上爬了起来,他还没搞清楚事情的危险性。

  不过随着船体的倾斜和人们的呼喊,细野正文才意识到情况有多么严重,他也变得慌张了起来。细野正文连件外套都没穿,只穿着睡衣来到了甲板。当他来到甲板时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泰坦尼克号宛如一座快要倒塌的大厦,他已经感觉脚下站不稳了。旁边突然出现的服务员把他吓了一跳,但服务员只是塞给他一件救生衣就匆忙离开了。

  更让细野正文恐慌的是,船员们正在拿着枪指挥着人们登上救生艇。看着身边簇拥着的男人,和救生艇上的妇女儿童,细野正文开始绝望了,他知道自己作为男人是没有资格登上救生艇的,也就是说,他可能要面临死亡了。

  在死亡的恐惧下,细野正文有些慌不择路,他像一个女人一样大声呼喊,相比之下他身边的那些欧美男性则沉默得多。这些欧美男人有浓厚的女士优先思想,他们像绅士一样,淡定地站在甲板上看着女士和儿童一个个登船。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富豪没有选择逃生的原因,因为他们把求生的机会让给了妇女儿童。

  可随着大量人群涌上甲板,人们的“绅士”思想也逐渐被抛弃了,三等舱的乘客抱怨为什么不让他们登艇,有些人甚至想强行登艇,但被船员的枪声所阻止。此时的细野正文倒显得淡定了许多,他在日记里写道:

  对于像细野正文这样的日本人来说,尊严要比生命重要得多,他也是这么想的。但细野正文并没有因此放弃求生的希望,因为他毕竟也是二等舱乘客,是有权利登艇的,而且细野正文也不是不怕死的人,他也想活着,也想回家见老婆孩子。细野正文在日记说:

  没想到,逃生的机会这么快就来了,有个负责人在甲板大喊:“还能再上两个人!”细野正文在听到的那一刻就忘记了所谓的“尊严”,“我将再也见不到妻子和孩子,便惊恐万状。”强烈的求生欲望让他推开人群,纵身一跃跳上了救生艇。

  这场逃生行动无疑是失败的,因为管理不善和严重的恐慌心情,很多的救生艇都没有坐满,而这些下到海面上的救生艇又因为担心被卷入泰坦尼克号沉没的漩涡,选择迅速离开,没有救援那些跳到海面上的乘客。

  因此,原本能最多搭载1178名乘客的救生艇,只救下了710人。大多数乘客最后都穿着救生衣绝望地跳入了冰冷的海水中,他们没有等到救援力量的到来,基本在海面上冻死了,实在令人唏嘘。

  但细野正文获救了,两个月后,他乘坐“喀尔巴阡”号返回了日本东京,如愿见到了自己的老婆孩子。但此时的细野正文没有想到,自己的余生会受到多大的非议与指责,他将终生活在折磨与耻辱之中。

  在细野正文返回东京后,世界各大媒体都纷纷指责他的懦弱行为。因为当时泰坦尼克号上的大多数男性乘客都选择把生存机会让给妇女儿童,只有细野正文“男扮女装”跳入了满是妇女儿童的救生艇,他因此受到世界人民讽刺也就不足为奇了。(注:当时细野正文穿的是睡裙,被人误以为是女性。)

  当时的日本人特别崇尚尊严与荣誉,对于他们而言,失去尊严远比死亡要严重得多。特别是日本自诩“脱亚入欧”,认为自己是亚洲文明国家的典范,日本人应当跟欧美人一样,具有较高的文明修养。欧美国家媒体对于细野正文的指责,可以说是狠狠地羞辱了当时的日本政府,而且让日本国民感到了巨大的耻辱,细野正文也成为了日本人眼中的败类,是一个失败的男人。

  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日本政府于1914年解除了细野正文的大臣职务,他直到1923年退休都没有再担任过重要职务,只能做些简单的工作

  但细野正文的耻辱并没有随着他的离世而消失,在日本的报纸乃至教科书中,都指责细野正文的懦弱行为是对日本民族的侮辱。

  直到后来细野正文的日记和书信被公开,并得到官方的承认,人们才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当年率先跳出来指责细野正文的是个英国乘客,根据他的说法,细野正文当时是推倒别人后强行登上救生艇,但真实情况并非如此。有人对此作了考证,这个所谓的英国乘客,当时登上的是13号救生筏,而细野正文则是10号救生筏,也就是说这个英国人可能都没见过细野正文。

  并且,当时10号救生筏确实有两个座位,在细野正文之前,有个一等舱的男性乘客已经上去了,所以细野正文也跟着跳了上去,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细野正文是二等舱乘客,他是有权利登艇的,而且细野正文也曾说,他上救生筏是得到水手同意了的。

  这个事实也推翻了细野正文男扮女装混迹于救生艇的说法,因为救生艇上有别的男性乘客,他根本就没有必要男扮女装。

  细野正文留下的书信和日记还记录了当时三等舱乘客被拦在了底层甲板的情形,这个情形在电影《泰坦尼克号》也出现过,因此细野正文的说法也更具有了真实性。

  但不管怎么样,细野正文直到离世,都生活在羞愧之中。有人说,细野正文是男人的败类,没有把生存机会留给妇女儿童,也有人说细野正文只是为了活着,求生有什么好丢人的,而且他作为二等舱乘客,在当时也有获救的优先权。这两种说法争论不休,各说各有理。“尊严”还是“求生”,这确实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