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中心
产品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产品中心

湖南校车改革调查

发表时间:2022-10-08 03:35:17 来源:华体会体育app 作者:华体会体育

  12月14日,山东高密市一辆接送幼儿园儿童的面包车发生交通事故,两名儿童死亡。这再度引起人们对校车安全的关注。

  今年4月,国务院颁布实施《校车安全管理条例》。这一年来,湖南对校车改革进行了积极探索。

  保障校车安全,存在三大焦点:一是配备专用校车并规范用车,二是配备专门司机,三是完善道路以及交通标志等配套设施。而这些都需要专门机制和资金的保障。

  近期,潇湘晨报记者就以上问题,选取湖南省沅陵、岳阳、望城等几个具有代表性的区县,观察改革取得的成效、遇到的困难,以及将来的行进路径。

  为了解决校车和校车司机的不足,沅陵还广发“英雄帖”招录私家车主,甚至“招安”黑车司机。

  如果说舍弃“大鼻子”、启用“校船”是因地制宜,那对黑车司机进行“招安”可以说是一种带着无奈的创新。

  在湖南省学生用车(船)管理领导小组看来,沅陵一定程度上代表湖南“校车”改革的成绩和困境。包括幼儿在内,湖南有近200万

  学生上下学需要乘坐学生用车,如何让他们回家的车轮变得安全?湖南目前的工作只能算刚刚起步。

  向世伟曾是“黑车”司机,运管部门搞整治,他就躲着不出车。如今,他每周五和每周日接送学生,车上挂一块“学生用车”的牌子。政府部门许诺为他办好营运许可证。

  11月9日上午11点多,向世伟从沅陵县马底驿乡客运站出发,开车往长界九校(长界九年一贯制学校)去,他把一块写有“学生专用车”的黄色牌子放到挡风玻璃处。除了周五和周日接送学生,他跑客运时都不用挂这块牌。中午12点学生放学,他需要提前赶到学校等着。

  8名学生上车后,向世伟一个个清点,确认学生已到齐,学校老师和向世伟在接送单上共同签字——这是沅陵县学生用车(船)管理小组办公室制定的规则。

  向世伟接送学生的线路是长界九校到榨坪村,全程约16公里,基本全是村道,路幅只有3.5米宽,弯转起伏。除了这种小面包车,更大的车没法进村。虽是村道,但乡政府已在沿途村民聚居地段设置学生用车停靠点,学生只能在这里上下车。把每个学生送到后,向世伟再空车返回。

  9月份之前,他也是跑这条线的客运,但身份是“黑车”司机,运管部门搞整治时,他躲在家里不出车。

  9月初,马底驿乡政府武装部长修泽顺找到向世伟,问他是否愿意开车接送学生。

  向世伟算了一笔账:搞客运每天大概赚100块,一周花两天接送学生,按每个学生每趟付2元车费算,榨坪村也就五六个学生,车上坐满也才收入10多块钱,加上空车返回,这笔生意怎么算都是亏本的。

  修泽顺当然也能算清这笔账,“单算每一趟,司机肯定连油费都赚不回来。”他说,“所以按照县里制定的方案,私家车做学生用车的,我们正在想办法为他们把车转为营运性质,这样就能享受国家燃油补贴,一台面包车每年大概有1万块钱,如果司机坚持开一年学生用车,还能得到几千块奖励。”

  如此一来,向世伟答应了,“反正接我儿子时也会接其他学生。”他成为马底驿乡少数愿意接这笔“生意”的人之一。

  而500公里外的岳阳县鹿角镇,李志雄开了9年私家车,以前专门用来接送上小学的儿子,顺带把同村的孩子也捎上,家长们会支付一些油费。今年8月,他卖掉14座面包车,花近20万元买了一台19座国标校车,加入“春蕾校车服务公司”,成为一名专职校车司机。他能得到1万元的新车购置费,和每年1万元的“座位费”,同时,政府部门计划将他们纳入国家燃油补贴范围。

  岳阳县136名驾驶国标校车的专职司机中,有大约50%是李志雄这样曾开私家车的学生家长。

  救生衣、签单员、老船长,沅陵县这个水域大县凭借多年的基础工作,解决了学生用船问题,让他们感到“压力山大”的却是车。招安私家车主或“黑车”主,是这个国家级贫困县解决燃眉之急的无奈之举。

  沅陵县23个乡镇中,水域面积涉及14个乡镇,船是这里最重要的交通工具。沅陵县北溶乡57岁的戴先陆成为第一批被纳入学生用船管理范围的船主。

  11月9日上午11点多,戴先陆把船停靠在北溶乡朱红溪渡口,这天风大,他选了一条荷载45人的大船。有村民想上船,戴先陆指着船头“学生用船”的牌子说:“今天不行,要运学生。你们坐其他的客船。”12点半,北溶九校放学了,穿着橘红色救生衣的学生从校门口鱼贯而出,成片的橘红色很快铺满整个码头。

  大船可以载45人,戴先陆承运的学生却只有9个。满员起航可赚200多块钱,但9个学生的船票一共36块,全程来回要4个小时,油费接近200块。和向世伟一样,政府会对戴先陆等船主进行补贴和奖励,以免他们不愿再做这笔“亏本生意”。

  沅陵县水运治理工作已有多年历史,学生用船管理自然具有优势,他们向全县近5000名用船学生发放了救生衣,挑选老船长驾驶,安监站的签单员核查上船人数,“学生用船管理已经基本成熟。”沅陵县学生用车(船)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张树尧说。

  让政府感觉“压力山大”的是车的问题,招安一大批私家车或“黑车”主,是这个国家级贫困县解决燃眉之急的无奈之举。

  这项工作从今年6月开始启动,9个部门抽调人手组建专门的办公室,常务副县长担任领导小组组长,“县领导当组长,比某个部门一把手牵头,更能调动资源。”张树尧说。

  今年9月14日,沅陵县正式启动学生用车(船)试点运行,包括马底驿乡在内5个乡镇被定为试点。县财政拨款200万元用于购置车船补贴、运营补贴、停靠点设置、紧急调度和安全奖励,其中新购车船按10%标准进行奖补,上限为1万元。同时,为学生用车(船)争取国家燃油补贴。

  对向世伟这样的私家车主来说,为车辆办理营运牌照会比较麻烦,“这需要政策支持,我们正在跟上级部门积极沟通。”张树尧说。

  连中巴车都开不进去的村里,政府把学生用车停靠点设立在村道边。马底驿乡武装部长修泽顺敲着一个不锈钢制成的学生用车候车亭说:“这叫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和长沙望城区、怀化溆浦县等学生用车管理相对成熟的地方相比,沅陵县无法成立专门的“校车公司”。但被招安的车主和船主不是单干,县政府将他们组建成“联营组”,类似于运输公司的性质,车主和船主需与政府签订责任状。

  虽然工作才刚刚起步,但今年10月份,湖南省向国务院递交的学生用车管理工作汇报材料上,沅陵县的工作经验被写了进去。

  有车的校长和没车的校长都忧心忡忡。没车的校长为找不到司机或路不好发愁,有车的校长则担心:如果司机哪天突然不想干了,怎么办?毕竟政府的补贴和奖励“不算丰厚”。

  9月份之前,马底驿乡对该乡两所学校的学生进行摸底,长界九校需要乘车的学生有20多人,而马底驿九校有620多人。全乡有38台适合纳入学生用车管理的车,其中37台是面包车,1台正规营运的中巴车。

  但应者寥寥。修泽顺说,唯一一名愿意参与的司机,驾驶经验只有2年半,离“3年以上驾龄”的国家硬性要求差半年,还不能加入。

  向世伟并不是主动加入的,他接受修泽顺的邀请,其中一个原因是:儿子在长界九校读4年级,他的客运线路正好经过这里。

  最终,修泽顺找到两台面包车和一台中巴车,面包车进村、中巴车跑县道,长界九校的学生用车问题得到解决。

  而马底驿九校有620名学生需要用车,“至少要25台中巴车才行。”修泽顺说,而若用荷载9座以下的面包车,全乡的私家车都加入都不够。

  向世伟说:“如果买一台新面包车,大概是5万块钱,购车补贴不超过1万,如果拿到燃油补贴,一年大概是1万块钱。我每天搞客运赚100块,接送学生每天就只有10多块,还要放空返回。一个月营运亏损就是600多块钱,还不算油费。更何况,转成营运性质后,保险费要多交4000多块。”

  这正是长界九校校长舒清正担忧之处,“哪天他们对补贴和奖励不感冒,继续跑客运,学校怎么办?”

  除了车辆,马底驿九校还担忧另一个问题:“很多村里没有水泥路,学生花几个小时走路回家,可能比坐车还安全些。搞校车,学校责任太大了。”

  沅陵县学生用车(船)管理领导小组办公室提供的数据显示:全县路面宽度在3.5米以下的公路有1609公里,目前30个行政村未通公路,98个行政村不畅通。此外,还存在驾驶人安全意识淡薄、符合学生用车驾驶资质的人太少等。

  即使成立了“校车公司”、拥有342辆学生用车(其中有136辆国标校车)的岳阳县,也被各种问题困扰着。

  春蕾校车服务公司总经理游鹏飞说,公司是国有企业,带着“为政府分忧”的目的对国标校车进行管理,并没有盈利。他算了笔账,公司每年花在每台校车上的成本是两万元,“但每台校车每年就1000多块钱收益,每台客运巴士带来的收益是2万元以上,虽然政府给了我们40万,但比起成本还是不够。”

  望城模式和溆浦模式被湖南重点推广,但“现实条件很复杂”,其他地方不可能完全复制。即使属于我省经济发达地区的望城,财政也“难堪重负”。除了钱的问题,恢复部分教学点、保障驾驶员权益等工作,也已进入决策者思考范围。

  递交给国务院的工作汇报中,“地域经济发展水平低”、“农村道路通行条件差”、“财政负担重”等问题被逐一列入。

  湖南有20个国家级贫困县、38个省级贫困县、37个武陵山片区扶贫攻坚县,“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省学生用车要按照国务院颁布的《校车安全管理条例》规定由学校配备标准校车难度很大。”工作汇报中说,“今年省本级安排的学生用车专项经费1亿元,但平均每个县市区不到100万元,每年各县市区财政还需负担400万元左右……望城在我省属经济发达地区,区财政也难堪重负,每年财政负担将在1000万元以上。”

  根据摸底了解,目前湖南省大多数县市区学生用车已覆盖辖区内50%以上的中小学校,到2013年可覆盖80%左右,到2014年可基本实现全覆盖。

  在望城区,部分学校的校车除了配备黄色号牌、安装车载视频等设备,甚至实现刷卡监控,学生上车后,家长的手机同时收到短信,实时了解孩子的行程。而“沅陵等很多山区,这项工作难度会大很多。”

  省学生用车(船)管理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人员戴志刚透露,湖南正在筹备恢复部分农村地区的教学点,以纠正学校拆并过快、不科学带来的后遗症,同时利于解决学生用车问题;而税务部门也在制定对学生用车驾驶员加大权益保障的相关工作。

  我省已经制定《湖南省实施校车安全管理条例办法》草案,报送省政府法制办按立法程序审核,“明年(2013年)肯定颁布。”戴志刚说。

  关于未来,沅陵县北溶九校6年级的李枝焕说:“我只希望放学后能早点到家。”他每周五中午12点半放学,坐1个半小时的船,然后走1个半小时的路,到家时妈妈已经开始做晚饭了。

  就湖南校车改革的进程,潇湘晨报记者采访了湖南省学生用车(船)管理领导小组办公室成员戴志刚和湖南省交警总队交管处处长张超。

  潇湘晨报:《湖南省实施校车安全管理条例办法》的总体方向是什么?

  戴志刚:我们现在对“校车”的称呼是“学生用车”,因为大部分接送学生的车辆并不是国标校车,而到明年《办法》颁布后,一律会采用“校车”这个称谓,这说明《办法》是严格按照国家《校车安全管理条例》的要求制定的,标准会很高。

  第二,国家的《校车安全管理条例》把幼儿园校车管理放在“附则”中,湖南省会把这块内容放入正文里,湖南的幼儿园校车管理是重点内容。

  第三,《办法》会确立我省的学生用车运营模式,是“客运模式”和“专营模式”两种。

  第四,校车服务对象会更加明确。首先,范围是离校3公里以外的学生,同时,提倡就近入学、倡导寄宿制、倡导采用公共交通出行,不符合以上所有情况的学生,才纳入校车保障的范围,且对象是小学生(九年制)和幼儿。

  潇湘晨报:国家对校车司机及校车的硬性要求很高,有些地方一时难以找到合适的司机。针对具体困难,政策是否可能放开?

  张超:这一点不可能。校车管理工作的目的首先是保证学生有车坐,然后是保证学生有安全的车坐。如果对于校车司机和校车的要求放宽,肯定会引发不少问题,一个乡找不到老司机,让一个新手开校车,一旦出事,就是大事。我们还有几年的过渡期,过渡期内一时达不到要求,可以逐步实现,但硬性要求不会放开。

  张超:这种做法确实存在一定的政策障碍,我们还是提倡找正规运输公司承担学生用车运营。其实有一些可以变通的办法,比如错峰放学等。

  潇湘晨报:《湖南实施校车安全管理条例办法》中,对于交通安全法规是否有更新的内容?

  张超:国家的《校车安全管理条例》已经进行了规定,也很细致,比如新增保障校车通行优先权等。既然顶层设计已经做到了,地方不用再做新的规定。但具体实施过程中有许多现实矛盾,比如私家面包车做学生用车,并不能算专用校车。即将出台的《办法》中关于通行优先权等条款,只是针对专用校车,接送学生的私家面包车不能享受国家赋予的优先权。当然,这些现实矛盾和冲突都是过渡期内存在的,以后必定会得到解决。

  即专营模式。组建学生用车专营公司,由公司统一购买符合国标、喷涂统一校车图案式样的客运车辆,专门承担中小学生和幼儿接送业务,不参与其他营运。

  即客运模式。组建农村客运公司,客运公司在上下学时段统一调配车辆,确保学生用车,并加挂“学生用车”标牌接送中小学生和幼儿上下学,其他时段参与线路营运。

  截至今年9月,湖南省应纳入学生用车服务的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为143万人,已纳入32.3万人,尚有110.7万人需逐步纳入;应纳入学生用车服务的幼儿园幼儿人数49万人,已纳入36.8万人,尚有12.2万人需纳入。

  《校车安全管理条例》颁布前已有学生用车数量1.2万辆,条例实施后,新获得学生用车使用许可的车辆数5904辆,其中符合校车安全国家标准的车辆1908辆,不到三分之一。

  2012年,湖南省级财政安排1亿元学生用车专项奖补资金,但平均每个县市区不到100万元,每年各县市区财政还需负担400万元左右。同时省财政在交通建设费中安排5000万元,用于完善农村道路等设施,平均每个县市区不到50万元。